最新资讯

喜临门财务调节秀的飞起

作者:admin 2020-06-05 我要评论

“昔日床垫一哥”喜临门曾经是最早上市的床垫类公司,作为一家家具类企业,主营业务发展缓慢,有掉队趋势,近几年却始终跨界涉及影视业务。...

  1. 喜临门曾投资给艾唐文化的1000万坏账应该计提减值。

  2. 巨资收购的晟喜华视为了完成业绩承诺存在财务调节的嫌疑。

  3. 喜临门借给晟喜华视的3,17亿借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。

  4. 广告费计入长期待摊费用虽合法,但存在财务调节的嫌疑。

  “昔日床垫一哥”喜临门曾经是最早上市的床垫类公司,作为一家家具类企业,主营业务发展缓慢,有掉队趋势,近几年却始终跨界涉及影视业务。

  2015年,喜临门收购影视公司晟喜华视,进军影视行业,四年之后,晟喜华视非但没有带来盈利,反而拖了后腿。左手转型失利,右手家居行业的表现也不及梦百合等同行强势。但在财务调节方面,喜临门却是一把好手,今天我们就细数下喜临门近些年的“财技秀”。

  01

  两千万投资演唱会 五年坏账挂应收款

  主营业务床垫的喜临门一直有影视情节,但如果时光能倒流一次,喜临门恐怕不会重来,因为影视梦现实中变成了噩梦。

  早在2014年,喜临门曾投资给艾唐文化2000万元,用于举办“欧美巨星喜临门”商业演唱会,算是跨界影视的小尝试。在2014年报表中,公司模糊地说确给艾唐文化的2000万元是投资合作款,但到底是投资还是合作?不明确的表述为后来的纠纷埋下伏笔,结果这笔2000万元打了水漂。闹到法院,虽然喜临门赢了官司,钱却收不回来了。截至2019年年报,公司还挂着2000万的应收款,但是已经计提了1000万的减值。

  5年过去了,公司至今没有完全计提坏账准备。虽然无强制规定,但是公司一般每年年末对应收款进行减值测算,这类5年以上还收不回来的钱,一般会全部注销当打水漂。但是喜临门显然没有,这等于2019年年报里,公司的利润表中有1000万是虚增的。至于这1000万何时计提坏账减值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

  02

  并购打水漂 借款无底洞

  2015年5月,喜临门7.2亿元完成了对绿城传媒的收购,拓展影视文化相关业务,现已更名为晟喜华视。晟喜华视在并购后前三年营收、利润都良好,但是在2018年风云突变,巨亏6051万元,2019年雪上加霜,亏损6200万元,2018年喜临门为此还计提商誉减值超过4亿元。

  影视业务如此变脸,似乎和业绩对赌有关,根据当初的收购对赌条约,晟喜华视需要完成2015-2017年度分别不低于6850万元、9200万元及1.2亿元的扣非净利润承诺,若完成不足100%,则由原实际控制人周伟成以股份回购或者现金补偿差价。

  2016年晟喜华视完成本年承诺净利润的91.66%,根据约定,晟喜华视原股东周伟成、兰江本期应补偿的金额为1566.19万元。结果对赌期一过,晟喜华视的业绩就一泻千里,让人不免生疑,公司在对赌期内到底有没有“调节”利润。

  虽然无法证明晟喜华视在业绩对赌期内进行了业绩调节,但喜临门与晟喜华视之间的借款仿佛是个无底洞,越陷越深。

  喜临门借给晟喜华视金额

  从2016年起,喜临门都会披露借给晟喜华视的钱款,除了2017年略有下降外,借款金额每年都在增加。更加蹊跷的是,披露借款的时候,晟喜华视的借款期间总是1年以内,每年让晟喜华视将钱打回公司总部,然后公司总部也心照不宣依旧哪里来就哪里去,把钱转回去。看似“1年以内”,让人大为放心,实际上这笔钱能不能收回来,是真要打个问号的。这样财务调节是不是为了避免计提减值损失,美化报表呢?

  2015年至2017年晟喜华视总共盈利超过3亿元,为什么1.43亿元的关联方借款越滚越大,是不是晟喜华视2015-2017年的盈利有点“水”呢?喜临门并购晟喜华视,钱没赚到,巨亏不说,这笔借款估计也要打水漂了。

  通常,如果借款人有证据表明经营发生困难,秉持准确的原则,无论是不是自己的子公司,都应该对借款计提一些减值准备。从喜临门2018年主动计提商誉损失4亿余元来看,晟喜华视大概率发生了重大经营困难,那么喜临门为何借给晟喜华视的3.17亿元却始终不愿意提减值准备呢?

  03

  长期待摊费用玩的溜 支出广告费却成资产

  喜临门报表里有这么一项资产叫做长期待摊费用,顾名思义,就是一次性支出,但是公司认为是长期摊销的资产。就像一个蓄水池,今年业绩不好,就把原本是费用的东西往这里塞,认为是资产,以后再摊销。这个科目每年越滚越大,是调节利润、美化报表的必备良药。

  喜临门长期待摊费用

  喜临门长期待摊费用是什么?实际是公司的广告费、装修费、绿化费之类的费用,一次性支出逐年摊销,合法却不合理。2017年,公司拿下2018年央视“国家品牌计划”行业领跑者广告,金额为1.74亿元。但耳熟能详的“国家品牌计划”因涉嫌违反《广告法》,已经被立案调查。1.74亿元的大项目,竟然落得“违规”的下场,虽然错不在喜临门,但是这个亏是吃大了。

  以2019年为例,喜临门实际支出了广告费4629万,可是摊销金额才1300万,最后年底滚雪球般积累了5122万的“资产”,明明这些钱已经付出去成为了别人口袋里的资产,可是喜临门还自欺欺人认为是自己的“资产”。

  对标同行梦百合,喜临门已经呈现日落西山之势,希望上市公司能够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,做好主营业务,用更好的业绩去回馈投资者的信任,而非在跨界和财务调节上浪费精力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喜临门抗菌床垫超S级福利全民惠享

    喜临门抗菌床垫超S级福利全民惠享

  • 喜临门财务调节秀的飞起

    喜临门财务调节秀的飞起

  • 诺伊曼记忆绵床垫不到千元,给你云端睡

    诺伊曼记忆绵床垫不到千元,给你云端睡

  • 美国谷驰智能床垫缔造美好家居新生活

    美国谷驰智能床垫缔造美好家居新生活